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最美麗的第七天 | 15th Nov 2014 | 一般 | (15 Reads)

羅馬開端容有疑問,但其末日卻是個定數。就像許多大人物似的,出身寒微,沒人在意,所以就連生日都不重要了;可等到他死,大家卻都驚嘆,那是一個時代的終結呀。因此,一四五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是個永遠被人紀念的日子。

末代皇帝君士坦丁與「新羅馬」的建城者同名,
但他沒有任何得到「大帝」稱號的機會,因為傳到他手上的這個帝國,
除了一大堆令人聽得頭昏腦脹的官僚頭銜之外,
早就只剩下一具敗落殘破的軀殼了。
難得的是,在東羅馬帝國的最後五十年裏,
王公大臣居然還在好整以暇地爭奪那些毫無實質意義的空銜,
為了名義上的高低勾心鬥角,果然一副末世景象。
好在君士坦丁是個非常出色的人物,斯蒂文.朗西曼說他
「為人正直清廉,從未做過有辱斯文之事。
在處理與其桀驁不馴的兄弟關係時,他也表現得慷慨仁慈。
在帝國臣民眼中,他也是一位親民寬厚的君主,深受愛戴。
因此,當他作為皇帝進入君士坦丁堡時,得到了首都市民發自肺腑的擁護」。

 (閱讀全文)

最美麗的第七天 | 15th Nov 2014 | 一般 | (15 Reads)

始於一座城市的帝國,最終也終於回到了一座城市。

今天去到伊斯坦堡的遊人,
大概很難從這座天際線被呼拜塔勾勒出一道道弧線的城市,
聯想起那個曾經主宰過整個地中海世界的帝國。
然而,在它剛剛被命名為「君士坦丁堡」的那段時期,
這座城市的居民和統治者卻十分認真地把它當成羅馬來看。

 (閱讀全文)

最美麗的第七天 | 15th Nov 2014 | 一般 | (27 Reads)

《環球時報》與市井流氓無異,文章專以惡毒言辭批評民主人士,中傷誹謗無日無之,從不客觀、如實報導,喜用胡亂猜測、諷刺、挑釁等手段

與母報是同出一轍,臭罌出臭草
其歪理文匯、大公爭相轉載

 (閱讀全文)

最美麗的第七天 | 15th Nov 2014 | 一般 | (34 Reads)

香港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周遜說,「為什麼全世界都知道猶太人被大屠殺,沒有幾個人知道中國的大飢荒?

「我覺得作為一個搞歷史的人,這是非常重要,
是我的一個職責,讓全世界都知道當時中國發生了什麼事。」
——《口述歷史:毛的最大罪行》2013年11月24日
發表於The Daily Beast,選自周遜著《毛的大飢荒:被遺忘的聲音》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