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最美麗的第七天 | 5th Aug 2016 | 一般 | (88 Reads)

剛過去的三個月,對施國娟來說,像無法轉醒的夢魘。

丈夫是人稱「100fun叔叔」的陳偉心,
開設玩具連鎖店,矢志為孩子帶來歡樂,
卻選擇以最極端的方式告別人間,留下一堆問號。
關係親密的四口之家,就像失去了靈魂。

「內疚自責,曾經好憎恨……有時又會好沮喪」。反覆的情緒,以為放下了,夜深人靜又莫名悲戚。她是首先發現丈夫燒炭自殺的人,那是被迫遷的前夕,滿屋紙皮箱、一盆燒過的炭,從此天人永隔。

走進施國娟位於葵涌的玩具倉,她正在工作,整理訂單。丈夫走了,她頂起了半邊天。安排在英國讀書的子女回家奔喪、結束兩間門市套現應急,甚至打點玩具倉搬遷,繼承丈夫未了的心願。「我先生一直希望幫人,剩番嘅玩具,若可留俾有需要嘅小朋友,佢一定好開心」。生前經營玩具連鎖店,又開發自家設計益智玩具品牌,學校及醫管局都是客戶。可惜,最終卻因擴張過快,虧本收場。

事發後三個月,施國娟在面書以〈延續一百分叔叔夢想〉為題上載網誌。對於丈夫選擇了結生命,她這樣寫:「這雖然是很不應該的,但我們仍然尊重他的決定,因為他實在太累了。」十年前,陳偉心放棄年薪百萬的地產工作創業,接受訪問時特別多謝太太,讓他由零開始。只是,童心未泯的孩子王,歡樂背後原來壓力千斤重。

悲劇發生前,上環租住的單位欠租三個月,成了這個妻子眼中好丈夫、孩子心中好爸爸的絕命符咒。「個單位租咗十幾年,一直準時交租,無諗過欠租四萬,會俾人告上法庭,一喺法庭掛咗個名,連最高息嘅財務公司都唔肯再借錢」。人生上半場穩陣理財,自置兩個地舖收租,那想到一盤倆口子認定不會一朝富貴,但肯定惠及孩子的開心生意,卻令本來生活無憂的四口之家,走進死胡同。

一輪WhatsApp催租、執達吏多次上門拍門,限期將至,未有落腳地,慌了,留下遺書,一死了之。向來積極做義工的陳偉心,死前十日,還參與老人中心的送暖活動,甚至在面書上載一家四口在機場的家庭照。死訊甫傳出,有網民發起買玩具支持100fun叔叔行動,又有玩具業同行捐錢,希望助一家解燃眉之急。就是已離職的前店員,也仗義辭職回店幫忙,助施國娟走過人生最難行的一段路。

「每個人尋死,都係嗰一剎那諗唔通吧?」事發至今三個月,未停過問點解,無數的「如果」,千頭萬緒……「大人總係諗好多,反而細路仔比較直接,我記得我個仔同我講:可能Daddy只係一時諗唔通,覺得咁樣係最好」。何謂好何謂傻?批判佷易,放下自己,走進別人的世界卻很難。「有同佢傾過解決方法,但佢唔滿意,覺得呢個方法最好……咁我都要接受,至少要接受佢真係走咗」。

畢生以家庭為重,堅決一死,仍惦記着走後妻兒的生活。「對仔女同爸爸感情好好,尤其係個女,完全接受唔到,細佬勸佢:你喺度大嗌,媽咪第一個發現Daddy自殺,畫面不斷重複,佢咪重難過?我無諗過,個仔會識講呢啲說話……」2015年11月29日,那是一想起便會心痛流淚的晚上。放工回家,丈夫陳偉心已倒臥睡房床上,奄奄一息。報警、送院搶救,返魂乏術。出事當晚,一對仔女還在英國讀書,面對無可挽回的局面,如何是好?

「好徬徨,原本想瞞住佢哋,過兩日先慢慢同佢哋解釋,但同差人認屍嗰日,有記者起咗個車牌,知道係100fun叔叔,網上新聞下午已出街」。拿着手機,向來硬淨的她慌了,越洋致電學校支援小組尋求協助,又透過面書聯絡仔女在英國的朋友,趕往宿舍。「班同學衝入去,攬住佢哋兩個,哭作一團」。不用理性分析、不用安慰的說話,那個擁抱,事後孩子說,更勝千言。

人走了,遺願是孩子務必完成學業。每晚skype,是巨變後施國娟與子女每晚不可或缺的心靈慰藉。「尋日個仔先同我講:媽咪,你有無留意,成晚你都Daddy乜Daddy物」。由17歲拍拖開始,陳偉心的好,在她心中一直沒變。再忙也好,堅持接送仔女返學放學,不肯錯過每一個孩子成長的片段;結婚22年,不能一起吃飯的日子,十隻手指數得晒。

「佢由始至終,都係咁愛呢個家庭」。那個會得在下雨天,與仔女扔掉雨傘、玩雨中漫步的孩子王,原來沒有走,還活在妻兒心中。年輕人自殺成風,作為未亡人的施國娟,主動聯絡社福會機構,願以過來人家屬身份,參與探訪。「唔知可以幫到啲咩,只係覺得,死,都係一剎那念頭,一句話好,一個擁抱好,若制止到悲劇發生,一定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