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最美麗的第七天 | 16th Aug 2016 | 一般 | (80 Reads)

銅鑼灣書店的林榮基先生寫了萬言書,詳細記錄他被捕後的刑偵情況,如何寫悔過書和認罪書

保釋期間居住山城韶關的點滴描述細膩,
刑偵者的外形、口音,監守所的公安模樣,被扣留地方環境,
和韶關居住酒店的房號等等……令萬言書的可信性強而有力。

國內刑庭判決率是95%以上,幾乎是有告必入罪,如是刑偵工作細緻,檢控的舉證無懈可擊,即使判決率高,亦會令人信服。但眾所周知,事實並非如此,林先生的文中指出,所謂認罪書是由刑偵人員預先寫好,並經廣東話翻譯校稿,確保粵語發音亦無錯後,才交給林先生照稿讀出。

認罪錄影時除刑偵人員高坐在審判枱檯後,更有剛換下制服,改穿便衣的女公安在旁充當證人,美崙美奐的弄虛作假!難怪馬雲也高調公開宣稱,在中國就是假貨也造得比真貨好!

國內强迫認罪並非局限於刑事案件,維權律師代客戶民事索償或處理不公平的收地個案等,亦因索償對象是權貴或黨政要員,落得被控「尋釁滋事」甚至「煽動」等罪的比比皆是,結局也是類同,在法庭上,被告低頭讀出悔過書後認罪。還有更乾脆的,因形勢所逼,連開庭亦怕太遲的例子;月前備受村民愛戴的烏坎村前村長,不正是在電視機前交待自己如何貪贜枉法,無需經過法院,直接了當向廣大人民認罪!

尚幸,這些事都是發生在百步之遙的內地,還未「殺到埋身」!

香港並非沒有「以言入罪」,法例上的「自稱三合會成員」,就是典型例子。「黑社會」是犯罪者的温床,牽涉的都是重大刑案,「自稱三合會成員」的人士,其用意離不開威嚇和恫恐,所以淨講都算犯法,沒有港人會反對這條法例。

其實「以言入罪」,如果確實有犯罪意圖,又有什麼可怕?現存法例的「恐嚇(criminal intimidation)」和「勒索(blackmail)」都是以言入罪。假如犯罪者將言語(words)作為一種「行為(Deed)」,進而號召他人犯法,當然應被繩之於法。

刑事條例第161條,「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使用電腦(Access to Computer with Criminal or Dishonest intent)」,原意是打擊不法之徒以電腦作為工具,進行洗黑錢和離岸欺詐等犯罪行為。但近兩年,特區政府利用此條例拘捕「佔中」、「初一事件」和不滿政府人士。拘捕的表證是這些人在電腦上發表了不適合和過激的言論。

在沒有民主和真正選舉的橫蠻管治下,市民沒有適當渠道充份表達民意,對不公義的聲討,在電腦留言時,難免口出狂言,但這只是吶喊、聲討,和不滿情緒的發洩,不一定有任何犯罪意圖。

選舉主任以主觀判斷取消立法會參選人資格,港人嘩然!翌日,網民在社交網站留言:「掟xx野!都已經有哂心理準備……」,這番說話真的代表了以言語轉化為行動(Deed),號召他人犯法嗎?或者這種言論會誘使他人犯罪,因而構成普通法「誘使(incitement)」罪嗎?

人谷氣,就會亂講。「掟XX野」是在選舉主任裁決後短時期內發出,不難推斷這反應只是為求渲洩,對一個幻想情景的描述(description of a scene),與留言者的意圖並無關係。會有網民死蠢到在自己社交網站上留言恐嚇官方嗎?退一步,如真是威嚇言論,就應以「刑事恐嚇(criminal intimidation)」罪直接起訴,又何需用「有犯罪意圖使用電腦」罪作為交替控罪呢!

思想自由(freedom of thought)是一絕對自由,要絕對捍衛,不容侵犯;能夠以言論表達思想上不滿亦同等重要,如果思想不能表達,保障思想自由又有何用?縱使這些言論有欠修飾,略嫌狂妄,亦不足以構成刑事的犯罪意圖。

高調的拘捕和刑偵一些對中央和特區管治者不滿的異見人士;高調的以濫用電腦罪拘捕不同政見人士,令其他電腦使用者在留言時,噤若寒蟬!這樣的拘捕和刑偵令人生懼!更令人憂心香港是否追貼國內……淪為一個「拘捕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