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最美麗的第七天 | 27th Sep 2016 | 一般 | (68 Reads)

香港電影金像獎搞了三十五屆,今年算是最有看頭吧,一齣最佳電影《十年》,就連外國媒體都爭相報道

唯獨中國看不到這兩個「敏感詞」,夠有趣的。
港人向來善忘,偏偏《十年》爭議之聲至今依然不絕,
網民、內地網民、電影人、非電影人各自表態,
明明獎項塵埃落定,又是經公平投票機制下產生,
不知有乜好拗。

批評《十年》無資格贏最佳電影的,大致有三個論調:(一)低成本製作怎配「最佳」;(二)低票房等於沒認受性;(三)政治綁架專業。

提出這些論調的,大多是號稱「資深」電影人。不過他們對金像獎三十五年歷史的認識又有幾多?

先講「低成本」。有人說50萬製作的電影,其他獎一個都拎唔到,點叫最佳電影。言下之意,是否一齣幾千萬製作的甚麼「史詩式」巨製,就等同最佳或製作認真?那麼王姓導演拍的那齣群星賀歲片,就肯定是「認真」、「專業」的表表者了。50萬,不多不少,就是當年陳果用來拍攝《香港製造》的資金,他甚至出動埋過期菲林,演員也要用業餘的,才「掹掹緊」拍得出來。結果該片於98年奪得最佳電影。

數近年的有2011年的《打擂台》,導演郭子健、鄭思傑用過氣演員,18日拍完,因為預算只得800萬,結果擊敗同年的《狄仁傑之通天帝國》、《葉問2》等高成本電影搶走最佳電影。

那「低票房」呢?無可否認,一部高票房電影,可反映其受歡迎及普及程度,但跟電影質素完全無關。金像獎成立之初,最佳電影幾乎由方育平導演「壟斷」(《父子情》、《半邊人》),方導擅拍寫實電影,平實之中亦只有平實,從來沒向商業妥協。83年的《半邊人》,票房只得192萬,比起其他候選電影如午馬的《人嚇人》(1010萬票房)、李翰祥的《垂簾聽政》(1202萬票房)少一大截。至於張之亮探討基層生活的低成本作品《籠民》(1993),當年票房只收約177萬,卻擊敗一眾票房過千萬的《92黑玫瑰對黑玫瑰》、《武狀元蘇乞兒》和《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奪最佳電影。奇怪是,當年又沒有資深電影人撲出來說賽果沒「認受性」。

至於說專業被政治綁架、被情緒綁架,那未免太矮化評審的「專業」了。首先,電影根本無可能完全跟政治割席。其次,一套政治化的電影,也絕對可以是優秀電影。許鞍華1983年的《投奔怒海》,描寫故事主人翁被共產黨政治迫害,明顯批判共產主義,被中國禁映,但奪得該屆最佳電影。《香港製造》是陳果「九七三部曲」的首部曲,影射港人前路茫茫與身份認同的問題,同樣是政治味濃。當然,若以電影作為宣揚政治立場的工具,或有違藝術本質,但明明這是中國的慣用伎倆嘛。就如歌功頌德的《建國大業》,「榮獲」2010年大眾電影百花獎的最佳故事片,那些「資深電影人」也沒有哼過半句。

《十年》的而且確在製作上有很多不足,這點監製也直認不諱。電影沒有大卡士、沒有宣傳經費,但對社會造成的震撼,遠比其他候選電影為大,若評審以此為理據投下一票,也並無不妥。《十年》奪獎,其實是影圈的大幸,因它除了鼓勵年輕一輩接捧,亦引證投票機制是公平公正,而這些正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十年》的爭拗,只暴露了所謂的「資深電影人」,其實也是不外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