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最美麗的第七天 | 12th Nov 2016 | 一般 | (70 Reads)

自從豆腐火腩飯潮文一出,香港男人也多了一個相濡以沫、同聲同氣的身份認同:男人的浪漫。

「港女是不明白的!」
男人的浪漫,我們好像很明白,又講不出它實際上是甚麼。
喝苦澀無比的青島,就是男人的浪漫?
吃火腩飯而不吃日本魚生,就是男人的浪漫?

到後來,玩模型是男人的浪漫;打邊爐狼食肥牛,是男人的浪漫;聖誕節上高登又是男人的浪漫……

事實上,「男人的浪漫」,是一種反抗。此概念風行,是因為男人潛意識想要對抗「女人的浪漫」。因為說到「浪漫」是甚麼,從來都是女人話事。看鐵達尼號是浪漫;看鐵達時廣告是浪漫;和女孩子吃飯看戲宵夜直落,男人付錢,管接管送,十分浪漫;買鑽戒送給女生,當然最浪漫。

這一代,女人賺錢比男人多,浪漫卻是要花錢的,這使萬千港男十分焦慮。你想想,戇鳩鳩生勾勾的日本魚生還是碟頭火腩飯抵食?男人要儲錢買樓結婚搞世紀婚禮,負擔比女人多,分分鐘賺得比女友少,付過開支之後,他們只吃得起火腩飯。

在這個女權高漲的時代,不只劉慧卿惡哂。港女的經濟實力,使男人感到焦躁。於是「男人的浪漫」隨潮文風行,Share出一個Pride of men。男人的愛好,有這個概念支援,立即升呢,還加上一道「你d女人唔明架喇!」的力場。玩模型、食茶記、甚至用Nokia平價手機,都是被看低一線的愛好。一切了有「男人的浪漫」加持,便彌漫一股感性的審美意義,用Nokia,無須以之打碎火車玻璃,都成一種獨特品味了。

彭浩翔幾年前的《出埃及記》,就是講女權時代男人對女人的恐懼。故事中的女人會在女廁中定期開會,商討如何殺害她們討厭的男人。首領劉心悠表面上是任達華的妻,而任達華則演調查男人被殺案的警探。在調查過程中,他遇到溫碧霞,發展感情。任溫二人,會抽煙、講粗口、去街邊拮魚蛋。上床的時候,溫碧霞慾火焚身狀地喊出:「屌我啦!屌我啦!」一派市并庶民的直截了當。

然而任達華與正室劉心悠的相處,卻充滿壓力。他們出入高級商場,住在美輪美奐的私樓。外母見面,問的就是任達華為何遲遲沒有升職。溫碧霞身無長物,過市并生活,二人無名無份,因而今朝有酒今朝醉。在她面前,任達華才能做回自己,不用苦苦爭扎上流。

平民的豆腐火腩飯,是溫碧霞;戇鳩鳩生勾勾的日本魚生,是劉心悠。男人高舉「男人的浪漫」,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為了屌西,失去自我,終日應付旁人的要求:要長大啦、要上進啦、要買豪宅搞世紀婚禮啦……

這樣做人,慘過做狗。加上這種社經結構,他們終於不再夢想上流、奢望食日本魚生,寧願在豆腐、涼瓜、冬瓜、枝竹這類平價食材之中安身立命,日子還過得快活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