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最美麗的第七天 | 6th Dec 2018 | 一般 | (51 Reads)

習、特在阿根廷吃過二個半小時的「工作晚餐」,協議貿易戰停火90日。

雙方並無聯合公報,休戰90日乃美國片面之詞,
大陸沒有確認。
環球股市對此可雀躍不已,
投資者真金白銀肯定會談有成果。誰勝誰負?

工作晚餐是用刀叉鋸牛排、喝葡萄酒,而非拿筷子、乾茅台。誰穩操話語權一目了然。倘若果如特朗普所言,大陸不再徵收美國汽車入口關稅,同時重新購買美國農產品、放手機晶片生產商高通一馬,首肯其收購活動,習近平明顯讓了步而特朗普予與嘉許。避過貿易戰升級,投資者興奮得有道理。

可是好戲卻在90日後。到其時中美貿易能否和好如初尚是未知之數。期間若是談不攏,90日後關稅必然加碼。大關刀高懸頭頂,營商者會在停火期間簽新合同、啟動生產線嗎?恐怕不會。說到底,生意經營從落單到部署原料、人手,牽連廣闊、在在需時,跟入市炒一轉是兩回事。若無揸拿,誰敢憑特朗普一個推特輕舉妄動?故此未來90日生意極其量原地踏步,難有進展。大陸經濟勢弱,平添疑慮並非好事。刻意隱瞞90日期限,其故在此。

所謂揸拿恰正是貿易戰的核心問題:大陸17年前加入世貿組織(WTO),當時誓神劈願,既開放市場,更與普世價值接軌。這些年來,攞盡着數,進身為第二大經濟體,市場可封閉如昔。限制入口、歧視外資、盜竊強搶知識產權。政治則變本加厲,加緊箝制。若無揸拿大陸將遵守承諾,停火過後不管能否達成協議,其內容為何,亦是徒然。

西諺有云:「呃我一次,其人無恥;呃我兩次,其咎在我。」(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讓大陸加入世貿組織,養虎為患,文明世界上了一課。若無揸拿大陸將改過自新,特朗普發動這場玉石俱焚的貿易戰既枉費心機,更辜負世人的託付。

極權本質不守協議

所謂揸拿當又不止於開放市場而已。其極權專制本質不去,中共將不會接受普世價值、走向文明,言行也就不可能一致,遑論遵守任何協議。特朗普可有粉碎大陸極權專制本質的魄力與決心?

中期選舉後,特朗普點名批評「中國製造2025」,指大陸企圖在2025年掌控全球經濟,視美國如無物,「極其侮辱」(very insulting)。他警告大陸:「休得妄想」("That's not happening.")。然而大陸的挑戰絕不止於經濟。

恃着出口賺得的外匯,大陸年來大肆擴軍;南海建飛彈基地人工島,遼寧號後極速自力發展航母戰鬥群,到2030年將有4個(美國有10個);配合上「一帶一路」,極權專制霸權大國隱隱然成形。不趁着美國尚稍佔上風制止極權專制霸權冒起,文明世界固無寧日特朗普更是歷史罪人。好自為之。

裝儍扮懵了好幾天,北京政府終於願意逐點披露「習特會」的內容,包括承認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設有90天的期限,並且自12月1日開始計算,意味談判死線到2月底就屆滿。中國商務部發言人在確認90天死線時沒有解釋為何自上周六以來一直迴避這些事實,強調中美經貿團隊將按照明確時間表及路線圖推動磋商,有信心落實已達成共識的事項及達成協議。

撇開商務部發言人的官話,北京最終不得不承認有90天死線這回事說明美方的壓力甚大,並且堅決按照計劃推行,令中國政府想不認或迴避也不可能。事實上自12月1日「習特會」以來,中國官方一直千方百計控制有關峯會及雙方協議的資訊,一味強調雙方達成合作互利的共識包括停止徵收新關稅,其他協議內容絕口不提,連90天的死線也不願披露。網上平台的言論、發文更是嚴格審查,絕不讓中方讓步、美方佔優之類訊息出現及散播,以免激起對習大大的質疑。

可惜,談判是有雙方面的。北京只能控制自己的喉舌,美國方面卻完全動不了。美國新聞媒體從峯會以後就點點滴滴公開峯會內容,作為談判主角的特朗普為了顯示自己取得成果更是連續發出多條twitter,透露中方已同意削減以至免除美國汽車進口關稅,大買美國產品(數額高達一萬多億美元),停止強迫美企轉移技術……等。總之,美方幾乎把「習特會」談判的內容都抖了出來,中方想遮掩也遮掩不了,不得已只得面對現實。未來隨着談判開展,北京得按美方要求進行談判的情況只有越來越明顯,坐實12月1日習近平跟特朗普峯會談的是「城下之盟」,是中方如何全面向美國讓步。

過去幾年不斷明示中國要敢於向其他國家亮劍,勇於維護國家利益的習大大及中共為何接受「城下之盟」,願意按「美帝」的框架及要求談判,連時限也由人家設定呢?其中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當然是中美經濟實力仍有距離,中國即使想反擊反制美國的關稅措施也沒有太大作用,反而損害自身經濟,身陷懲罰他人變自殘的窘境,北京領導層只好隨人家的指揮棒舞動。

更根本的原因是中國經濟形勢比預期差,各種不穩定因素湧現,北京領導層希望至少能穩住外貿外來投資板塊,避免火頭太多難以兼顧。

內地股市早已如一池死水,失去了集資及增加資金流動的作用,令內地企業資金鏈長期緊張,不得不以高息債券向外籌集資金。近幾個月來內地樓市更是危機四伏,一線城市樓價下跌,發展商在資金壓力下要加快賣樓套現包括減價傾銷,形成一手樓售價一浪低一浪的趨勢。

已有多個城市近日出現一手樓業主到發展商售樓處請願及「掃場」的情況,抗議剛買入的新樓快速貶值。這些業主「維權」事故暫時未擴散到其他環節,也未變成大規模抗爭令社會秩序失控,但一、二手樓價輾轉下跌勢將進一步加劇資金鏈緊絀危機。因為業主手頭資產縮水,意味債務負擔加重,周轉能力下降,對再入市投資樓市態度肯定審慎,發展商要散貨套現自然更困難。銀行面對樓價下跌同樣會因應抵押品價值下跌調低借貸額。

最糟的是,中國地方政府長期倚賴地價收入以支撐巨額開支。現時樓價下跌,土地價值自然下降甚至賣不出,地方政府將因而財源枯竭,不要說再搞甚麼基建或支援負債纍纍的企業,連維持經常開支也不容易。

內外夾擊下,中國經濟已是危機四伏,習大大想亮劍也亮不起來,只能乖乖按人家劃定的框架談判。未來兩個多月各方會看到中方如何在貿易戰上節節敗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