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最美麗的第七天 | 3rd Dec 2016 | 一般 | (262 Reads)

陶傑:「中國人唔識革命,只係(搞)恐怖主義!」

文革十年史之好看,在於與法國大革命史並讀,
會發現極大的雷同。
劉少奇鄧小平,正是一七九二年面臨被打倒的吉倫特黨,
而毛澤東只是另一個羅伯斯比爾。

法國大革命的「恐怖時代」即是二百多年前西方化革命的預演。雅各賓派是徹底革命派,幫主羅伯斯比爾,成為權力一尊的獨裁者。羅伯斯比爾同時也是徹底的革命家,他認為皇室君主立憲要全部摧毀,法國要進入共和,如此則自由平等的理想方可快速實現。斷頭台成為恐怖時期的文化象徵。

讀通了法國大革命,則了解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比起羅伯斯比爾,毛澤東是個百分之百的中國人,而且是一名中國農民。他多了的僭建部分,就是秦始皇、朱元璋、張獻忠、洪秀全那一脈中國農民暴力的基因。此一基因在高雅優秀的法蘭西民族之中是沒有的。所以即使法國人以斷頭台來實施恐怖時代,也無改法蘭西民族的高等品味,而毛澤東農民色彩的文革,在美學上則屬下檔。雖然如此,法國人幾十年來卻情迷毛澤東,因為左派知識分子在潛意識認定毛澤東就是羅伯斯比爾二百年後的隔世傳人。

革命本身無所謂對,也無所謂錯。由馬克思的角度來看更是正確。因此文革五十年,如果要調整思想一點也不困難,只要閣下將腳底下的立場,由以往擁護鄧小平的「改革」(實際上就是毛澤東定性的走資修正主義反動路線),略一挪移,跨越到另一邊就可以了。如此邁進一小步,對於中國人未嘗不是一個思想回歸。今日紅二代由共青團官僚手上奪權,下面的人民要跟着思想回歸。這就是中國大陸「文革」死灰復燃,不,應該是重新盛放的因由。

對於中國人不必講是非,這個民族從來不問是非,只問權力的利害。今日的皇帝是紅,則全國山河一片紅;明日換了皇帝是黑,則全國變黑。然後再下一代皇帝,就變紅了,中國人也跟着變色,一切僅此而已。這是一種上帝創造世界萬物的生物現象。梁振英深得此道,他知道正如當初「搞掂」一個董建華、一個安子介,即已足夠上位,其他人不必浪費時間成本應酬。今日只接通一個人即可。

人人活在恐懼中!恐怖:毛澤東政權的基礎
◎蔡詠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