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最美麗的第七天 | 16th Jul 2019 | 一般 | (80 Reads)

6月9日數以十萬市民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林鄭月娥回應繼續去馬,爆發6.12大衝突。

林鄭月娥在6.12當晚發表電視講話,形容衝突:
「這些破壞社會安寧、罔顧法紀的暴動行為……這些已經不是和平集會,
而是公然、有組織地發動暴動。」
6.12衝突,有記者向警察表明身份,警員怒吼「記你老母」,
市民也應該回敬林鄭月娥,暴妳老母!

暴力就是暴力,但暴力不等於就是暴動,暴動性質是打砸搶燒的暴力犯罪。根據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條例》第4部,有組織有預謀的打砸搶燒,先至有可能構成干犯暴動罪。《公安條例》第20條訂明:「參與暴動的人如非法拆掉或摧毀建築物或構築物,即屬犯罪。」示威者用暴力衝入立法會大樓,故意破壞摧毀立法會設施,就是干犯暴動罪,他們的集結就是非法集結。

6.12衝突中,有人用暴力、用自製武器衝擊警方及嘗試衝入立法會大樓,是意圖佔領立法會阻止《逃犯條例》修訂通過,行動不是意圖破壞社會安寧,而是政治抗爭,其暴力行為根本不能定性為暴動。

林鄭月娥18日在記者會表示,有關法律對暴動的定義,須交執法部門和律政司處理。《基本法》第四十八條行政長官職權第一項訂明:領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特首林鄭月娥唔知暴動的定義,又如何能夠判斷警方將6.12衝突定性為暴動是否正確?點解又要附和警方的定性? 林鄭點樣領導特別行政區政府?

暴動罪由《公安條例》第18及第19條規範,其定義一直存在極大爭議,香港法官都是各有各說。2016年旺角騷亂事件,所有關於暴動的控罪,只有法官黃崇厚講得比較靠譜,指出暴動罪的關鍵元素是「參與非法集結」。

非法集結與暴動一直被批評為公安惡法,但法律界極少討論兩者的相互關連性。非法集結罪的關鍵元素是意圖破壞社會安寧,而「破壞社會安寧」則被形容為定義含混,香港法官也只是粗略地定義為涉及暴力行為。

非法集結與暴動在香港是成文法罪行,《公安條例》第4部 關於「破壞社會安寧」的定義,其實就是指干犯《公安條例》 第20至第22條訂明的任何暴動罪行。《公安條例》是港英時期1970年立法,英國的古舊法律,破壞社會安寧就是指暴動。

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條例》第4部 (第18至第26條)定義為「非法集結、暴動及相類罪行」,非法集結與暴動用頓號分隔,已經清晰標示兩者是互相關連。第18條是非法集結罪的定義和刑罰;第19條是暴動罪定義和刑罰:第20至第26條是相類罪行和刑罰;第20至第22條則訂明是暴動罪行和刑罰。

《公安條例》第19條 暴動:

(1) 如任何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

(2) 任何人參與暴動,即犯暴動罪 ——
(a)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10年;及
(b)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第2級罰款及監禁5年。

《公安條例》第18(1)條訂明,集結在一起的人,必須有3人或多於3人被裁定罪成,罪成的人的集結才屬非法集結。干犯非法集結罪是暴動罪成立的基礎,「如任何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就是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的任何一個人破壞社會安寧,集結的人的集結即屬暴動。

第18(1)條訂明的破壞社會安寧只是意圖,第19(1)條的破壞社會安寧,已經是實質行動破壞社會安寧。「他們的集結即屬暴動」,《公安條例》第4部 只有第20至第22條訂明是暴動罪行,第19(1)條的破壞社會安寧,就是干犯第20至第22條訂明的任何罪行。

暴動是有組織有預謀的集體性質暴力。「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集結暴動」不是罪行沒有刑罰,只是暴力行為定性為集體性質暴力的法律規定。 有3人或多於3人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只有一人干犯《公安條例》第20至第22條訂明的任何罪行,該人仍可被裁定干犯暴動罪。

《公安條例》第19(2)條訂明:「任何人參與暴動,即犯暴動罪。」任何人參與暴動,就是指干犯第20至第22條訂明的任何罪行,即犯暴動罪。屬集結暴動的人,只有干犯訂明罪行的人屬犯暴動罪,不是所有集結的人都需承擔暴動罪責。

《公安條例》第18條的非法集結可以獨立成罪,即「意圖破壞社會安寧」可以是單項控罪。但第19條的暴動不能夠獨立成罪,必須非法集結和干犯訂明罪行及暴動罪三罪同時控告,非法集結和干犯訂明罪行罪成,暴動罪始能成立。2016年旺角騷亂事件,所有暴動罪都是單項成罪,法院竟然全是以「普通法暴動罪」審理案件,香港司法之黑暗與邪惡真的是超乎想像。

最後,林鄭月娥宣佈:暫緩修訂《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