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最美麗的第七天 | 26th Jul 2019 | 一般 | (43 Reads)

天熱,穿了件白T恤出街,家人突然對我說:你穿得像昨天在元朗打人的傢伙!聞言一驚。連出街穿件什麼顏色的衣服都成了一重顧忌,香港都變成什麼樣子了!

但香港現在就是變成了這樣,已經來不及去想更深層的東西,
只用最簡單的方法去標籤人群,非黑即白,非敵即友,
是不是自己友,但憑一件衣服去辨別,
人的面目反倒都模糊了,更不要說背後的情感。
於是人的思維也簡單了。但憑視覺判斷,一看顏色不對,
馬上神經敏感要分敵友了。

這本來是標準的「中國思維」,以前在香港是很少見的,並且是被看不起的。但是到了今天,則變了一種普遍現象,成了一種分割人群的標準。以一件衣服的顏色來分辨敵友,聽起來有些誇張,但今天的形勢已發展到這個地步,以前隔岸觀火,現在火燒眉睫。

如此局面,大部分香港人都憂心,但也一定有人從中看到了許多可鑽的空子。這天西環的王主任出來「譴責暴徒」,但怎麼看,都令人覺得在他眼眉嘴角間,有一份忍不住的幸災樂禍。

7月21日晚,元朗成為香港法外之區,兩小時恐襲,黑幫手執鐵通、鑲珠藤條等武器向西鐵乘客及途人施襲,大規模無差別傷人,連前往了解事件的議員及報道事件的記者均受襲。血雨腥風,無警察出現,恍如煉獄。

巿民報警無人接聽,接聽後被cut線,還有人獲得以下回應:「驚就唔好出街啦!」無法想像那是正式被警隊錄用的999接線生。

警方事後在社交網站拍片回應,警司劉肇邦指新界北999報案中心每日平均收到2500個求助電話,但星期日晚10點半至凌晨1點半,合共收到超過2.4萬個求助電話,「數目遠超負荷」。

暫不探究官警黑在事件中合作的可能性(促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交由獨立大法官調查),只討論報警數量一旦「遠超負荷」,所以就索性自行收工嗎?二萬四千個報警電話,只要接聽了最初的幾個,就已經可以去執行任務,那麼,就不會有後來密集的電話報警。

當3小時內接獲的報警電話幾乎達到平日一天的10倍,警方不是應該明確知道正在發生危害社會的重大治安事件,而涉險人數極多嗎?警方的應對方式居然是置諸不理?

香港發生大型恐怖襲擊,事後遲遲現身的警察,在面對記者質疑為何遲到時,更倨傲地說,「我沒戴錶啊,sorry!」對受傷受驚的巿民沒有半點歉疚,對沒有盡到必須盡的責任亦無半分愧色,誰借了他這個膽?必須細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