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最美麗的第七天 | 13th Aug 2019 | 一般 | (54 Reads)

721,元朗黑社會襲擊平民,警方有法不執,港台《鏗鏘集:721元朗黑夜》理清事件過程,警黑勾結鐵證如山,尤其是當中一幕:

大批白衣人在街頭非法集結,警車緩緩經過,
卻沒有警員下車,反而直接駛走。
一小時後,恐襲發生。街坊說:
「最恐怖唔係黑社會,最恐怖係元朗無警察。」
不,最恐怖是你搞不清誰是黑社會,誰是警察!!!

如果721法治已死,那麼811就是拿法治來鞭屍。警察一夜之間,所犯罪行真是罄竹難書:開槍把女義工的眼直接射盲、在葵芳地鐵站內放催淚彈、近距離向示威者行刑式開槍、在太古站把示威者推下扶手電梯……811,是一場港版微型六四,警察已成「合法」恐怖分子,不再是721的幕後幫兇。

事到如今,香港人還可以做什麼呢?還是那句老話: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先看警察,他們的武力可持續升級,道德卻不設下限,做什麼也(暫時)沒有法律後果。反觀示威者:一、武備跟警察相比,是以卵擊石;二、示威者有道德底線,做不出六七年左派暴徒的事(若為了行動升級而放棄道德,實屬不智);三、法律保障不了他們。勇武派的行動,的確已到瓶頸位。這兩天跟一些「發夢」網友談過,他們也承認進退維谷,但末了仍堅持:「盡做!」

聽了「盡做」兩字,我內心明白:警察即使繼續把武力升級,到頭來也只是以湯止沸,不可能令示威者退縮。《呂氏春秋》說:「夫以湯止沸,沸愈不止,去其火則止矣。」鍋中熱水(湯)沸騰,你舀起熱水再倒回去,有什麼用?只有把火弄熄,才能止沸。香港現時最大的火頭,是政府──是政府縱容警察、黑社會犯法。

現在已不單是政治問題,更是道德問題。不管和理非有沒有用,也必須用輿論繼續向政府施壓,跟前線一樣,大家只能「盡做」。文宣方面,若有人說示威者犯法在先,才令警察失控,我們不妨用藍絲金句反問:「犯法就是犯法。示威者犯法,會被檢控;警察犯法,誰人拘捕?」這條問題,必須日日問政府。721,811,莫失莫忘。

對着鍵盤,我感到雙手無力,自問已經堅強甚至略帶一點冷血的心臟終於都承受不住,眼睛竟然不爭氣的,就要流淚。而我但願我可以哭一點出來,那怕只是哭一點點,我覺得已經承受不了那種憤怒無奈激動絕望不忿的情緒。

8月11日。香港人都要記住這個黑色的日子。一名女示威者眼球被黑警火力射爆,恐怕要永久損失視力。在最燦爛的年華,在最青春的暑假,她得到的是,難堪沉痛的黑暗。而她究竟做了甚麼錯事?示威的錯要射爆眼球嗎?非法集會的錯要射爆眼球嗎?一個人要犯了甚麼樣的嚴重罪行才要被永久剝奪眼球,永久墮入黑暗。

當元朗的白衣人拿着鐵通瘋狂襲擊市民,他們猙獰的臉孔竟然到今天仍是完整!他們醜惡的五官居然完好無缺!而嬌柔的她,就這樣,失去了一隻眼睛。她最大的錯誤,便是穿了一身頑固的黑衣,背負了對香港社會不肯推卸的責任。

我們只可以代替少女,做她另一隻眼,永遠監察香港的暴政。我們這隻眼,看到了警察也穿了一身的黑衣,假扮示威者,然後當身份被識穿,便發難制服市民。我絕不會用「拘捕」這個字眼,因為他們不是警察,他們沒有制服沒有警徽沒有委任證他們甚至沒有廉恥沒有道德。香港的警察已經淪落到不敢穿制服執行任務,甚至混入示威群眾做出種種踰越底線的惡行,然後把這種邪惡嫁禍示威者。有這種違法的執法者嗎?有這種沒有紀律的紀律部隊嗎?有這種和黑社會稱兄道弟、包庇縱容的警察嗎?

在地鐵站的扶手電梯,瘋狂追打市民;搜查市民背包,居然眾目睽睽,明目張膽把尖銳鐵枝插贓嫁禍,插在無辜市民的背包!幸好電視台遙遠拍下整個邪惡過程!

還有更多更多,我已經看不下去,我哭着閉上眼,一剎那覺得香港也像失去了眼睛,墮入無盡的黑暗,耳邊響起的是尖銳的警笛聲音,還有那遙遠陌生的呢喃,「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


[1]

我十分痛恨沒骨氣的人,還敢自稱香港人!他們問為什麼白衣人可光明正大不戴口罩,而示威人士自稱追求民主卻不以真面目見人?又一抹黑劣作!你們出賣港人,快下地獄吧!白衣人有恃無恐,明白麼?警黑勾結!和平示威人士為什麼要讓濫捕更輕易?

最美麗的第七天
[引用] | 作者 最美麗的第七天 | 13th Aug 2019 | [舉報垃圾留言]